Uncategorized, 日本旅行
Leave a comment

[靜岡旅行][靜岡]久能山東照宮 德川家康的富士(不死)之道



如果把旅程倒過來想會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觸出現嗎?於是,跳過六天中去過的許多地方,開始從最後一站往前倒推,如果說真有什麼目的,我想也只是因為太想直接進入靜岡這一個地方吧。這天,氣象預報說著降雨機率50%,離開飯店後抬頭一望,厚重烏雲彷彿說著那預報無誤,但安排好的行程總得風雨無阻地前進。

穿越了靜岡車站的賣店,抵達車站北口等待前往日本平方向的巴士,一早,便已有許多身著登山包,拿著登山杖的老人們依序排在站牌側,線別:日本平線,目的地:「久能山東照宮」。要前往東照宮其實有兩個方向,一是從面海側的正面穿過鳥居,任命一階一階踩著沿山坡而建的石階上行,另一種是從日本平側(久能山遙望的另一座山頭)乘坐纜車直達東照宮。如此說來何者輕鬆就不言而喻了,況且在日本平這山巔還有機會能夠看見富士山的身影,雖然因天候不佳而作罷,但確實是個不錯賞富士山地點。











巴士在蜿蜒的山道上馳行著,加上凝重不流通的空氣,昏沈沈的腦袋早已記不清是第幾次過彎又經過了多少時間,該怪罪於容易暈車的體質還是這將雨的濕熱空氣?在日本平上的知名飯店巴士稍停之後,再往前行駛代表著離纜車口已然不遠,下車時,一陣雨襲來,在纜車站口候著的靜鐵課長撐著把傘臉上掛了笑容,仿若這雨並無太大影響。

我們魚貫下車進入這維護良好的纜車站,屬於靜鐵經營的日本平ロープウェイ其實已營業五十多年,卻仍讓人感覺新穎乾淨。這裡與一般搭乘纜車的印象略有不同,由下往上到山頂或是某個觀覽台是相當普遍可見的方式,但日本平纜車所連結的久能山高度卻是低於日本平山頂,於是,我們是乘著纜車往下到目的地去。在等候纜車的空擋,你可以走到露台去看看也是「戀人聖地」的視野,遠眺久能山東照宮隱約的身影,再與戀人以心型的鎖,鎖上只有兩人才知道的約定。幸好的是,這裏的鎖頭還不至於像塞納河上的愛情鎖那般多到會危害安全,連許多鎖頭都還新穎的反射著光芒。

另外,由於久能山東照宮的前往方式有兩種,所以可以在此決定回程是要原路乘公車返回市區,或是從東照宮的另一頭下山換乘另一路公車。雖說目的地同樣都是靜岡市區,但影響的是在這裡該買片道(單程)或是往復(來回)票券,秉持著想看見各種景色的心情,我們以單程的方式前往,打算走另一條路下山。






約莫五分鐘的行駛時間便可抵達對面的久能山纜車站,一路上會有隨行的服務人員解說日本平纜車的歷史,以及這片山谷所能看見的景色等等資訊,若是聽不懂日文,隨著車中的老人們望同樣的方向,再同樣的驚呼幾聲也是滿有趣的事情吧。日本平纜車與濱名湖纜車相同,往返各有一輛車廂,也同樣以男與女區隔,雖然不像濱名湖纜車所引用的牛郎織女傳說那般富有想像空間,但這裡以「あおい号(殿様の駕籠)」與「たちばな号(お姫様の駕籠)」命名。

稍稍打聽了一下命名的由來才知,在纜車運營的前五十年都是以「あおい号」與「たちばな号」稱呼,直到五十週年將車廂重新塗裝後才有了「殿様の駕籠」與「姫様の駕籠」這新名稱的出現,雖然與德川家康並無直接的關連,跟戰國三公主也沒有任何關係,不過,我們就姑且將這主公與公主的名諱連結戰國那時代去吧,或許搭乘時也可以馳騁在自己的想像中。







順著人潮往石階下方走去,便可以看見歡迎光臨久能山東照宮的字樣,至此算是真正進入到東照宮的範圍了,東照宮裡可以事先申請導覽人員,當然,導覽人員是日本人。但為了讓更多國外觀光客能夠理解久能山東照宮的歷史,官方網站的中文化相當完整,且也有支援中英日三種語言的導覽筆可以租用,倒是不用擔心來此一遭僅是走馬看花那般的無趣。

拐過了販售門票與導覽租借的窗口後,山門前的參道上有兩位戰國時期裝扮的男子,當世已非戰國,並不會攔下你繳交過路費,僅是提供觀光客們留影合照之用。問了,是否是特定對象的裝扮,兩位有點年紀的男子露出牙齒笑說,並沒有特別扮誰,不過,這一副甲冑,或許有著幫助旅人對於那時代想像的催化效果。

一旁有個特別的「手水處」裝置,在日本的這段時間中還是第一次看到,還想著是否仿照古時的設置,是為了讓乘馬之人在入宮之前休憩,供馬飲水之用。後來才從導覽員口中得知,原來久能山東照宮名氣漸響,慕名而來的觀光客也隨之增多,為了讓暴增的觀光客可以有寬敞的地方洗手參拜,避免擠在小小一方「手水舍」前大排長龍,或是乾脆放棄洗手而進入宮中的狀況,才在山門之外先設置了這樣一個「手水處」。其實,不論是大小寺社,在進行參拜或是單純參觀前,禮貌上還是得將手,口洗過才好哦。







進入樓門後右手邊有個實際大小的德川家康手印,據說德川家康的身高只有155公分,那手掌實際一比較後還真的迷你如同小朋友的手掌大小而已。實在很難想像那結束戰國的偉大人物,立於沙場上時矮小的姿態,是如何散發不可一世的氣概。但在轉念一想,拿破崙也是如此身材,亦能在戰場上令敵軍畏懼,或許就不該拘泥於這一點了。

走在東照宮不規則的石磚地上,處處散發著一種穩重寧靜的氣氛,彷彿每一腳步都得要輕輕地,才不會驚擾此處沉睡的英靈。或許你有聽過日光東照宮的響亮名聲,或許你也曾經在日光東照宮裡驚艷於建築的華麗,但你可能不知道,在日本各地的東照宮裡,所祀奉的都是德川家康這位已經神格化的實際人物,而且,目前身處的久能山東照宮是所有東照宮的發祥之地。

德川家康過世之時所遺留下來的命令中,希望自己能葬於久能山的山頭,於是,二代將軍尊其遺命,令中井正清執行建造。中井正清之名或許不太為外國人所知,但如果說到他的另外建築傑作「二條城」與「名古屋」城,大概都會發出讚嘆之聲。中井正清也不復將軍之命,僅花了一年又七個月的時間便建造完成,當然現今所見的規模尚經歷過後世幾度修建,但以當時的技術與設備,如此短的時間便能在山頭建造一座寺院實在是難以想像。

再往石階上去,左手邊可以看見白馬肖像,據說是德川家康的愛駒,因有靈性知其主人身故,獨自奔向東照宮的最深處的「神廟」前,也就是德川之墓前俯臥而亡。後世人感念其忠君之情,便建造了神馬的供奉之處。再看那只餘殘跡的五重塔還有斜斜相對的鼓樓,我們來簡單說說日本宗教的一個轉戾點吧,在過去日本的宗教受中國影響相當深遠(佛教),雖然如此,日本依然保有自身的宗教(神道)。在相互影響的過程中,神佛兩種宗教的區別漸漸變淡,甚至在寺院之中也能看見神佛兩種宗教的代表物,不過這樣的現象在明治年間,因為大政奉還之後,天皇想鞏固自身地位,提倡了神佛分離。

所謂神佛分離之原意本為清楚劃分兩宗教,但後來卻演變為對佛教的打壓,當時許多的佛教建築被拆解破壞。反看久能山東照宮內,屬於佛教之物的五重塔與鐘樓,因在當時緊急拆除,並把鐘樓改為放置太鼓的鼓樓,才倖免於難。只剩下一些殘留基石讓人遙想一番。



再來看看東照宮裡另一項特別的東西,在過了鼓樓後看見長長石階通往社殿,但於這正對社殿的通道屬於神走的區域,因此,一般參拜的人得往右繞往神樂殿前的台階,再從社殿側面的門進入。而在神樂殿旁會發現放置的玻璃櫃中有鋼彈與飛機的模型,對於模型迷來說會是一大驚喜,對於一般人來說只是略感突兀。不過,追究其原因,東照宮所在的靜岡市其實又被稱為「模型之町」,許多知名的模型製造商設於靜岡,連飛機零件的製造工業也在靜岡市裡佔有一席之地,因此,將模型放置於此有祈禱德川家康保佑之意。另外,在駿府城與東照宮建造之時,靜岡市中被集結了日本國內技術精良的工匠,這些工匠的後代與門徒也留在靜岡內,慢慢發展成現今的模型工藝。





再往上走,站在神庫的建物前往社殿拍攝是東照宮裡最佳視角,可以從側面看見社殿的建築本體,略高的位置還能一覽屋簷之處的金箔裝飾,不過這個位置平時並不開放。另外,在神庫旁的日枝神社裏頭,放置了歷代將軍的家紋木牌,經導覽員說明才知道,雖然德川家家紋為三葉葵,但每一代將軍都會略作變化,但若不仔細觀察還真分辨不出來差異。








在社殿的空間裡頭,一如日本傳統寺社的幽暗空靈,讓人不禁端正了一下坐姿,仔細聆聽每一句的說明,當然,德川家康的豐功偉業令東照宮本身有許多的資源修建建築,令這已堪稱古蹟的建物依然完好,不過令人欽佩的精神在於,每當有翻修的動作時,都會特地留下一塊地方不進行翻修,意義在於,對於他們的想法來說當一樣東西完成後剩下的就只有破壞,因此讓某一區外留著待整修的模樣,表示一切都仍在往完美之界努力,當然也不會有「完成」之後的「破壞」產生。

社殿裡頭平常只有特殊祈福申請後才能在約定時間內進入,這次趁著空檔進入參觀實屬幸運,能夠一覽社殿的內部樣貌。離開社殿往神廟前進的過程中,導覽員特別拿了枝長竿,要我們找找在建物突出的木條頂端所繪的三葉葵有哪些不同,經他用長竿一指,才發現有幾處的三葉葵顛倒的模樣,用意自然也是以「未完美」之意,期待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進行中。


特別指出的這方石欄,特別之處在於整個構造是由一塊大石所鑿成,證據在於裂痕是一條到底形成,當時的工匠們究竟是否沒日夜的趕工著呢?



在久能山東照宮的最深處「神廟」,據說沉睡著德川家康。不過當時的動盪之下,真實性多寡就見仁見智了。聽導覽員說,後來興建的日光東照宮有點類似「公廟」,也就是所有人都可以前往參拜,而久能山東照宮比較類似「家廟」,在早期是不對外開放的,或許因此造成了日光東照宮名氣較響亮的情況也不一定呢。不過,這兩處東照宮本身並不存在暗中較勁的敵對情節,反而是此處擴建修整後輪另一處擴建修繕,是一種良性的關係。

到此,應該有人開始疑惑,為何是選在此處建立東照宮?一個臨海的位置交通上也不便捷,原因何在?當時我想也沒有人敢真正對家康的遺命有所質疑,但後世人的解讀,或多或少參雜了風水之說,撇除地脈,帝王之龍氣之說,有一個說法似乎較有意思。俯瞰久能山東照宮裡的建物位置會發現神廟,本殿,拜殿三處連成一線的延伸,是與富士山在同一條線上,再往北北東的方向去則是連結到日光東照宮,如此玄妙的配置,形成了一條跨越富士山被稱為「富士(音同:不死)之道」的連線,從久能山遷移至日光的這種跨越富士(不死)的路徑,更凸顯了神格化的家康不死之意。

而面向西的久能山東照宮神廟,在日出之時,太陽等同從墓所的身後升起,更有一種家康雖一度死亡,也會如同旭日東昇一般以神之姿臨世。或許是後世的穿鑿附會,或許是當時風水堪輿之術已臻精湛,才會有了如此神話流傳於世,不管事實真偽,我們帶著許多德川家康的故事慢慢離開了東照宮。如果還有點時間,不妨就到博物館裡走走吧,雖然不能拍照,但裡頭展示了許多與德川家有關的歷史文物與刀冑等。

其中一具機械鐘是德川家康當時已有了國際視野對西班牙落難船隻施予援手,日後所獲贈的一個高技術水平時鐘,據說許多年後,該技術幾乎失傳,連西洋的技師也來日本對這具時鐘詳加研究。館內還販售著複製品的時鐘,售價高得驚人,還笑說有人真會買嗎?導覽員笑著回答,買氣並不差。








順著山道往山下走,抵達一處有點蕭條的小鎮,返回靜岡市區的巴士也是從這裡搭乘,不過要注意的是,巴士站並不在臨海公路的路上,而是在那棟櫻花蝦炸物食事處的轉角往左走約五分鐘,就能看見略顯荒涼的候車處,不知是否臨海的關係,一切人造之物都老化的很快。但這裡在草莓產季時,卻是相當受歡迎的採草莓地之一,這裏的草莓栽種也不太一樣,並非平鋪於泥土地上,而是在像防風堤的石磚上攀爬生長,據說滋味甜美,讓人極欲一嚐,但並非產季只能留待下回再訪靜岡之時了。

相關資訊:
久能山東照宮官方網站:http://www.toshogu.or.jp/tw/index.html
日本平纜車網站:https://ropeway.shizutetsu.co.jp

本次行程由「靜岡鐵道~日本靜岡觀光旅遊自助指南」所規劃贊助。

京都和服寫真服務 靜岡 靜岡景點 日本平 久能山東照宮 日本平纜車 德川家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